惠泽社群互联网女子图鉴 :我在入行后变年轻了


时间: 2019-11-08

  上周,在2019年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上,马云笑着说,他要给各部门领导,制定“女性员工KPI”,因为当他看到公司女员工比例急剧下降,他第一反应是:“现在情况不是很妙,我很着急。”

  自然,是女性对用户及产品体验的特别关注,让马云对她们求贤若渴。但不止于对员工的肯定,马云对女性创业者,更是不吝赞美:“一大半新型互联网公司,现在都是女性创办,女性创业者和女性领导,是这个世界上最独特的魅力型领导者。”

  在忙总看来,她们的最强闪光点,就在于“独特”。要知道,在互联网浪潮下,成事不再难于登天,但要把事情做得妙,可能还是得靠女性。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在向忙总谈到创业初衷时就提到,共享单车的开始,源于她对“不起眼”细节的观察。

  和胡玮炜一样,行业内还有许多女性创业者,她们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强标签。

  然而,在许多人眼中,互联网从业者似乎远没有其它行业女性那般精致,她们常被评价为“随意”,甚至是“邋遢”。其实,尽管她们的确不善用外表给自己背书,但却在如此高强度的圈子里,找到并享受着自我。

  因此,在结束了上一期《金融圈女子图鉴丨衣服是我们最好的铠甲》后,忙总再次请到了五位互联网圈儿的女性。

  如美团副总裁朱文倩,曾任多家巨头企业高管;“跨界女神”Emma Liao,投资人出身,却决心用科技改变世界;“IAMINRED口红控”创始人Monica,则是美团创始团队的一员,可以说是“骨灰级”互联网玩家;“女子刀法”创业公司创始人刀姐doris,也曾在快消、轻奢、金融等不同行业“攻城略地”;还有咱们光芒深度用户Maggie W小姐姐……

  下面,不妨静下心去了解一下,这五位女性,是如何看待互联网行业以及自身的蜕变……

  常青藤学霸、德国高驰中国区总裁、金砖资本董事总经理、Ultrain联合创始人……Emma Liao拥有的这些“硬核”标签,使她成了当之无愧的“跨界女神”。尽管,Emma Liao在不少行业都留下了自己成功的印记,但互联网才是她的“初心”。从曾经的百度实习生,到如今的超脑信任计算联合创始人,她的每一次转身,都在离目标更近一些。

  很难想象,在职场杀伐决断毫不手软的Emma Liao,童年的梦想竟然是开家动物园,尽管这个目标还没能完成,但她已经“猫狗双全”,是一位资深铲屎官。除此之外,她强悍的气场下,却有着柔软的长发,满是东方女人不着点墨的温婉。而她对时尚的理解,也透露着独立女性的自信与个性鉴赏力……

  Emma:我特别喜欢动物,目前家里有4只狗,12只猫。童年的梦想是有家动物园,直到遇到我德国的老板,第一次遇到大家有类似的爱好。不同的是,他已经实现梦想了,他在柬埔寨吴哥窟的景区内支持了一个很大的动物保护中心,我当时到德国第一件事是先去他介绍的动物园,去这些动物保护中心研究、调研怎么保护动物。

  15年回国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中国的宠物行业里有没有投资机会,所以我很早投资了一个大型宠物社区,还有中国最大的线下宠物生活中心。我们前两天还成立了一个新项目叫流浪宝贝,通过现在我们做的技术,去更好帮助更多的流浪动物,我同时也在南非和欧洲、柬埔寨和中国不同地方在调研动物保护中心的落地,相信可以在近期有进展。

  Emma Liao:我一直都很想做科技创业,契机出现在08年回国去百度实习。当时我在美国读MBA ,实习时第一次接触了互联网,那个时候觉得互联网商业模式确实很神奇,它通过技术,无核模式让商业模式变得更自动化。我很希望通过科技的力量做一些更有扩张性的商业模式,也就在那个时候下定决心要做互联网创业。

  但是之后在纽约遇到了第一波的中国企业家想要走出去的跨境并购的浪潮,我当时看到中国的企业家非常需要帮助。所以我开玩笑说当时是曲线救国,做了很多年的跨境并购的投行业务,从这方面看那个时候等于搁置了我的梦想,先做了自己认为比较正能量的事情。

  Emma Liao:事实上是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年轻过,现在是状态最好的一段时间,我认为完全不需要被传统的保养说法所累。精神上面的充实和一直保持亢奋的状态,对个人而言是非常有用的。

  Emma Liao:因为第一份工作和艺术有关,我认识了很多艺术收藏家,包括后来欧洲投行老板。回国后我开始投入了IOT的事业,那个时候欧洲叫工业4.0,中国叫互联网+,美国叫lOT,其实就是一种不同产业数字化升级的浪潮,而互联网企业则开始思考新的入口来源。

  可以这么说,互联网作为一个底层的基础设施,是需要赋能于各行各业的,就像互联网是需要互联网加各个行业才能产生真正的商业价值。所以之前做这么多的跨界,接触到大量的产业场景,确实对现在的创业有帮助。

  Emma Liao:很随意,包括我已经很久没有穿过高跟鞋了。现在其实所有的一线奢侈品也都会拥抱街头风格,所以说舒适休闲的同时也可以很有个性,其实同样是T恤短裤背包,也可以很时尚,很酷地表达自己个性化的态度和风格。

  因为我在做第一份工作时是在非常传统的犹太家族做的银行,理论上要非常保守。有天当时我的直属老板——公司的副董事长一个60岁+的资深金融家很严肃叫我谈话,说HR收到举报有人觉得我穿着太时尚了,不得体。结果老板建议是别理他们,坚持自己的风格。

  Emma:我认为所谓的得体,就是穿着适合所处的场合。如果服装不合适,我会找机会换掉。比如说我在北京的话,觉得穿的有点不舒服,中午宁可不吃饭,我也要回家换套衣服,下午再出来。如果我到别的城市出差,我一般都是穿上准备好的衣服直接去开会,但如果不舒适,有时间的话我会去Shopping mall马上换一套衣服!

  Emma Liao:袜子,喜欢收藏好看的袜子 尤其是奢侈品牌的。我喜欢大牌偶尔出的袜子,如Prada 、Fendi、Chanel、Gucci等。非常建议其他牌子都应该出袜子系列。

  Emma Liao:最近买了村上隆的太阳花抱枕,LV的收纳盒子、Cartier的Panther系列腕表,Dior艺术家系列的包,Off-White的靴子,还买了几幅当代艺术作品。

  朱文倩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朱德明是数学家,兄长朱啸虎是金融圈有名的“独角兽捕手”。

  在这样的家族光环下,她 “不甘示弱”,从剑桥学霸到瑞银副董、通用电气主管、万达投资部董事总经理,直到2017年进入美团,正式跨界互联网高管。如此强悍的履历,人们甚至会“忽视” ,她的性别在行业里的稀缺性。

  然而,2018年,朱文倩的家事以一种令人咋舌的方式曝光于人前。争议、质疑、无奈……尽管网络上充斥着许多对她的恶意揣测,但这位大家闺秀表现的不卑不亢,用最风轻云淡的文字,回应了种种不怀好意。

  风波之后,印象中的朱文倩反而变得更有温度了,原来除了职场上的果敢、精明,她还是一位率性而为,内心充满爱的女性......

  朱文倩:家庭环境是有压力的。其实从小到大,大家都会把我和家人做一些比较,即使到今天也是如此。压力也是一种鞭策吧,会让我觉得一定要非常的努力,让自己有更好的提升。

  朱文倩:我是非常典型的水瓶座,在没有踏入社会之前,希望每一天都做有意思的事情、接触有意思的人。最初是想做记者,也了解到中国最好的新闻系是人大新闻学,但之后发现这个选择并不适合我。

  朱文倩:感触最深的有两点。第一,变化速度比外界其他行业要快很多;第二,因为现在的互联网行业很少是纯线上的,一般都是和各行各业在深度拥抱,所以,需要学习的范围特别广。

  朱文倩:我非常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因为工作非常有趣,有很多可以学习、提升的地方,还会碰到很多在思想上让自己闪光的人。平时除工作之外,我会比较喜欢去品尝美食、旅游,来放松自己。

  忙总:你转发过一段话,“你和一个人越亲密,会越多看到他的疲惫”,你是怎样看待爱情的?

  朱文倩:爱情这件事,我不一定很有发言权。但是一位老领导曾经跟我说过,我们吃东西的时候可以选择今天吃汉堡、明天吃牛排、后天吃日料,工作也可以今天想做互联网,明天想做金融。我就想,为什么爱情或者是亲情不能有更多的选择?尤其是现在,如果大家平均年龄要到100岁以上的线年都跟同一个人在一起,还是蛮恐怖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情况,究竟什么样的爱情是美好的,我觉得没有固定的答案。

  朱文倩:对我来说,惠泽社群平衡社会与家庭生活是个伪命题。其实没有人真的可以把每一个角色都平衡的很好,无非是要有取舍。以前在GE Capital的时候,我们的全球总裁有一次分享,说的非常有道理,他说‘不存在work life balance’。对男士来说是这样的,世界上特别成功的男士,一定是选择牺牲了除工作以外的方方面面。那么作为女人,其实也是一样的,可以选择更专注于工作,或者更专注于家庭,只要自己活的开心就好。

  朱文倩:互联网行业中女性比较少,说实话,感觉互联网行业因为工作时间长、节奏快,每个人都在贡献自己的力量,所以在这里好像性别不太明显。

  朱文倩:我觉得时尚是魅力的一部分。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节奏很快的颜值社会,第一印象很重要,所以穿着得体会是加分项。就自身而言,更多的是别人会觉得我比较有亲和力,对很多事情有激情大概是我的魅力。并且,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年龄是一个问题。

  朱文倩:有,变年轻了。因为在互联网行业工作,所以工作和生活中的着装差不多,都是偏于休闲、追求舒适的。去年上市路演的那几周才终于有机会穿一下formal dresses. 我会比较喜欢classic一点的设计风格,但是现在因为周边好多朋友在搞潮牌,所以也在尝试搭配一些潮牌。

  朱文倩:这一季买了两个Chanel的包,我觉得还都挺好看的,可以作为工作用,也可以在平时休闲的时候用,还买了一些设计感很强的饰品,我觉得这些配饰可以让黑白灰为主的closet变得更加有趣吧。

  朱文倩:除了买衣服,旅游是我消费清单中占比比较多的。有时候工作压力大,或者是工作时间长,比较累的时候,可能会用短途旅行解压。会一个周末飞去日本泡个温泉吃下美食就回来,最近一次是四天来回法国勃根地。

  从快消大佬联合利华,轻奢品牌MICHAEL KORS、互联网巨头支付宝,到成为创业公司创始人,刀姐 doris面对每一次选择,都全力以赴做到最好,因为“只想做我不让我以后后悔的努力”……

  每个想要认识刀姐 doris的人,都能简单明了的从她的置顶微博,得到几乎一切你想了解的所有信息。她是一个高度自省的创业者,在她的微博里搜索“感悟”、“反省”、“回忆”这些关键词,相信结果页面里70%以上的内容,都能引发职场人的共鸣。

  现在自己选择创业,比起以精英身份高谈阔论,刀姐 doris更想以分享的方式,伴随认可她的人共同成长……

  刀姐 doris:每一次转型,都很痛并快乐着,前期更多是痛,后期更多是快乐。从快消去时尚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土,一点美感都没有,所以后来在MK学会了什么是美,什么是时尚,怎么做social。到了支付宝发现自己只会花钱,不会赚钱,不接地气。我后来学会了怎么做用户运营,怎么找流量抓手,怎么用运营工具撬动销量。回国加入衣二三又没带过大团队,也没负责过一整个公司的增长,刚开始紧张地瘦了10斤。后来做出了刷屏级的几次案例,也做出了很好的成绩,才如释重负。

  我会发现我每一步现在看来都没有白费。我相信每个人,自己就是一家公司,你需要管理自己的资产。你每去一个公司,其实就是积累一种无形资产。当你积累完这些资产和技能的时候,我就觉得是时候升级打boss,去完成你自己本来的使命了。

  刀姐 doris:我刚开始非常希望能够变成一个很西化的人来融入,但后来会发现失去了自己的内核和根的人,并没有什么可崇敬的,我应该要保持自己的东方人的特性,同时有西方的思维,做一个世界公民。在职场上,我尽量用专业度说话,好在在美国,工作和下班还是很分得开的,公事公办。

  刀姐 doris:互联网公司讲究迭代思维,让你更快速的实验、调整、再实验、再调整,这种ABtest的精神是我觉得互联网公司最棒的地方。互联网公司更快,更To C,而不是To老板。

  刀姐 doris:在我之前的工作中,有像“怎样做好女性营销”这样的问题困扰我。我本身也是一个女性,我认为女性对产品和品牌的感觉更细腻。女性的话语权和能力在中国是日渐上升的。而女性其实还有很多需求是没有被满足的,所以我希望能够用我自己专业能力,赋能公司去更好地服务女性。

  刀姐 doris:从一个打工者变化到一个创业者,这个心态变化是很微妙的。我其实创业以来一直觉得没有什么大问题,还挺顺利的,但是我就一直特别累,之前也老觉得团队不给力,天天对着他们有种拔苗助长的感觉。有一次我的团队好几个人都跟我说想辞职不想做了。我就开始反省,那一刻开始我就开始砍业务,并且快速开始招人。

  前两天看到一篇采访:一个老板如果哪天突然成长了,他/她一定彻底否定过自己。我明白这种感受。

  刀姐 doris:没陪家人。因为我们公司业务很多时候和上海相关,我就每次出差的时候回去陪家人。现在我特别后悔。人有时候就是不碰到一些事情,不会知道自己真正生命中的优先级。

  刀姐 doris:我们是双创夫妇,他也在创业我也在创业。他是技术出身,我是营销出身,我俩特别互补。我们彼此非常信任对方,所以他忙他的,我忙我的。到深夜我俩会讨论一些话题,有时候还和业务有关。我们周末也会花一些有质量的时间在一起。

  刀姐 doris:我其实很刚的,以前有人叫我东哥,现在叫我刀姐,就是因为我经常语出犀利,不杀死人不罢休。但是我内心其实也很细腻,很多人不知道,我特别希望我周围的人能开心。

  刀姐 doris:我也不知道为啥很多人以为我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可能因为我老喜欢写分析文,其实我是一个很沙雕的人,我很喜欢给别人发“有空一起拉屎”的表情包。我是一个表情包狂魔,我的表情包经过7年的筛选和迭代,现在每个表情包都是王者段位的。

  刀姐 doris: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我个人很随意。去了时尚圈的那几年努力让自己提高了一点点,到了互联网又掉回原点了。我之前在衣二三,互联网时尚公司,大家还是穿的很有风格和个性的。我个人对着装没有要求,舒服就行,恨不得像乔布斯那样,每天都穿黑的。

  刀姐 doris:Hmmmmmmm 最近我好像真的没买过东西 =。= 买过HEDONE的美妆算吗,我很喜欢西游记眼影盘。

  在周五刚刚发布的福布斯中国“最具影响力10位美妆意见领袖”中,全职美妆博主“IAMINRED口红控”Monica赫然在列。和上面几位女性跨行进入互联网行业不同的是,她曾是美团的第14号员工,在圈内已打拼多年。现在的Monica,不仅坚守住了入行的初心,还将爱好变成了事业……

  Monica:提到跟女性相关的红色,第一个就会想到口红。5年下来,大概买了1万支口红。现在,还在继续疯狂买买买。幻想着50年以后,能开一个口红博物馆。

  Monica:大三时,我去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几乎每天都拼命工作到两点多。研究院关注的是面向未来十年的产品,那时看了很多国外前沿的互联网产品,眼界和思维方式都有所改变。2010年,美团刚成立不久,我成为创始团队的一员,负责BD的工作,在美团工作了三年多。

  Monica:2013年我就开始使用微信公众号,那时候写的是一些比较私人的内容,推荐自己喜欢的音乐和电影。14年的时候,其实那会并没有什么博主的概念,我只是突然想尝试着用互联网思维做自媒体。用户需要一个入口,走进你所构建的内容城堡里,口红就是彩妆的入口。

  Monica:我在北京生活了14年,当时在北京其实是home office,就在家里办公。我搬来上海时雇了一辆很大的卡车,就是把工作和生活的东西全部都装到卡车上,整个搬运到上海。

  Monica:自己写稿的日子,比较简单,写出好内容就可以了。现在做公司,要对内容负责,还要管理团队,各个方面都需要亲力亲为。如果打个比方的话:以前像长跑运动员,现在更像是要完全十项全能挑战的运动员。但是我喜欢做有挑战的事情,风平浪静的生活不适合我。

  Monica:在家的话 我喜欢自己做手冲咖啡,撸猫。假期就去潜水,7月份刚去留尼旺(非洲那边一个法属的小岛)看到了大翅鲸,非常神奇的体验。

  Monica:看情况,因为经常要参加品牌活动,对着装都有要求。日常的话,我就怎么舒服怎么来,工作时也很忙,所以都是随便穿穿,根本没时间搭配……时尚是勇敢地做自己,表达自我。单品的话,我偏好怪诞的设计,我比较喜欢买包和首饰,对了,我是Gucci爱好者。

  热爱在光芒上分享生活的Maggie W小姐姐,是个相当有趣的东北姑娘。她本想在老家的传统纸媒“养老退休”,却最终在4年前,拎着20寸的行李箱开启了北漂生活。姑娘的想法简单而坚决,要挤进互联网公司,即便只是成为一不起眼的螺丝钉。目前她达成了小目标,成为脉脉资深运营……

  在Maggie W小姐姐光芒上晒出的美照中,可以看到她一面暴露吃货本性,又一面正经八百的科普时尚知识。如此热爱时尚的她却对忙总说,自己在30岁之前都欣赏不了大牌……

  Maggie W:初到北京的时候,我的想法很简单,我要成为一名运营。互联网公司里有运营,这意味着我会有更多选择的机会。现在是我来北京的第五个年头,搬了五次家,换了三份工作,还在没有退路的拼命奔跑中。

  虽然如今的我只不过是互联网公司里一颗不起眼的螺丝钉,身边同事的简历都闪亮地晃眼睛,我仍感谢当年自己的破釜沉舟、一腔热血,能让如今的我有机会混迹在他们的身边。

  忙总:为什么给自己打“码字混互联网圈的Monogram粉”,这样的标签?

  Maggie W:30岁前都欣赏不了大牌,也不懂老花有什么好看的,有一次帮朋友写了一篇老花的普及文章,查了很多资料,结果成功给自己洗脑了。

  Maggie W:普遍互联网公司的员工着装都以休闲舒适为主,之前在服务高端人群的平台工作,着装偏正式,现在精心搭配都是为了取悦自己了。除了买衣服,美食是我消费清单中占比最重的东西(哈哈)。吃饭人均1500也舍得,是不是没救了……

  Maggie W:Dior限量版五支口红星空套装,是我最女人的一件时尚单品。我是近些年才开始体会到口红的重要性,所以入手了这个套盒,包含最经典999、666、888等色号,最有趣的是全网最心灵手巧的姑娘们还教会了我如何将套盒改成包包,可以说是非常印象深刻的时尚单品了。

  提到互联网,人们最多想到的是程序员的人字拖和格子衫,还有运营女的粗框眼镜。

  这不,知乎上有个问题:互联网行业从业者是否普遍穿着随意?问题下有487 回答 ,3494人关注。答题者都是隐藏在互联网行业人士,而这些人都为公司没有dress code欢呼庆祝。但是,他们也表示对时尚有自己态度。

  截至2018年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到8.29亿。我们已经习惯了网络带来的便捷,快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打破了传统慢节奏,所以,我们也是时候打破对互联网人的固有印象了。

  下期预告:《公关女子图鉴》,她们是Social女王,也是时尚的先驱者,但是在光鲜的外表下,真正的女公关是什么样?如果你也好奇,请不要错过下一期的内容……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香港马会开奖搅珠现场| 香港现场报码| www.62128.com| 摇钱网| 黄大仙救世网| www.0447.com| 277288b.com| www.954333.com|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六合网| 手机看报站|